日经新闻 | 健行仿生(BionicM)创始人孙小军博士的创业故事

BionicM(健行仿生)创始人孙小军博士,9岁截肢,15年拐杖生活。从华中科技大学到日本东京大学,孜孜求索,砥砺前行。2018年投身于智能电动假肢机器人创业。让我们一起追随《日本经济新闻》连载,探访孙小军博士的创业故事吧。

日本经济新闻

日本经济新闻(Nihon Keizai Shimbun),简称日经(Nikkei),于1876年12月2日在东京创刊,是日本全国性、颇具影响力的大众媒体之一,也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财经类报纸。

日本经济新闻擅长经济题材报道,以经济信息为核心,以专业性独树一帜。报道内容涵盖政治、经济、科技、教育、文化、体育、外交、军事多个领域,尤其在宏观经济、微观经济、高科技、金融证券、商品流通等方面见长。

专访一
来自中国的创业者对“动力式智能假肢”的挑战

从位于日本东京都文京区的东京大学发起并创业的32岁BionicM公司CEO孙小军的梦想:是有一天能让自动控制化装置来代替普通人的脚来走路,他一直在挑战和从事着这样的动力智能假肢的研发。

孙小军博士穿戴自己开发的智能电动假肢

他在中国贵州的一个农村里出生和长大,从2018年开始在日本和中国两地创业。因为小时候右腿被截肢,有行走不便的经历,基于自身体验,他想让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行走和移动。
众所周知,“ CASE”为汽车行业带来了重大变革和变化。我认为“ CASE”也会为我正在研发的动力式智能假肢带来变化和革新。孙小军如是说。

C · A · S · E

首先是电动化。动力式智能假肢是让电机的作用如同人体的肌肉一样,支撑起身体,并提供动力让假肢可以伸缩如同人的正常腿一样自然行走。而目前残疾人所使用的假肢,基本上都是靠着自身的力气来带动假肢,用户很容易摔倒,也特别容易疲劳,不能长时间走路,上下楼梯也要一步一步地抬起来走,不能交互式。

其次是自动化。通过假肢内置的传感器自动识别地面情况和读取用户的姿势步态,让假肢做出相应的伸直、弯曲等动作。然后,通过连接云服务,将假肢用户的使用数据存储在云端,可以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来不断地调整假肢动作,让假肢的动作更加符合每个用户平时走路的步态习惯,更像用户自己的腿一样地自然。这可能又会牵涉到假肢用户数据共享等服务。

2017年在孙小军还是东京大学的研究生时,他在美国德州举办的全球科技娱乐展会(SXSW)上给大家展示了他设计的最初的一个原型样机,并获得了SXSW Interactive Innovation Award,据说是亚洲首次获得该奖。

从那时起,他就不断地对假肢进行改良和完善,并定下了目标:希望在2021年将其研发的动力式智能假肢推向市场,帮助提高残疾人的移动能力,提高他们的生活品质。未来,他希望把技术运用在所有人的身上,帮助他们都能不受限制地自由移动和行走,特别是对老年人来说,从家里到超市或医院的这一段最后一公里的移动,特别重要。

1987年,孙小军出生于中国西南部贵州省的一个农村里。在那个年代,这里还是相当贫瘠的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他虽然是属于少数民族仡佬族,但生活习惯上却几乎跟汉族没有分别。

小时候,他很少帮家里分担家务,对学习也不是很用功,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打篮球等小孩子的游戏中,他的成绩在班上属于差等生,课堂上,也不专心听老师讲课,老是和相邻的同学交头接耳,因此总是受到老师的批评。

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的脚就开始出现了疼痛感,最初以为是在打篮球的时候扭到了,后来病情却越来越恶化了,因为走路变得越来越困难,所以就去了医院。医生诊断是一种叫骨髓炎的病,说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膝盖以上,如果不马上截肢的话,只能活两三年。当时的他,简直不敢相信。

专访二
9岁时右脚被截肢,后发奋学习,大学毕业后选择了出国留学深造

本专访系列的第二部分,再现了孫小軍先生小时候在中国一步步走过来的心路历程,从九岁时右腿被截肢,然后到在国内的大学读书,再到出国留学。

小学三年级沉湎于玩游戏的孙小军,因为骨髓炎癌变右腿被截肢,最后思来想去,他觉得“只有学习才是他唯一的出路”。那时候因为家里买不起假肢,平时就只能依靠拐杖来行走维持基本的生活。从家里去小学大概有一公里的路程,虽然并不是很远,但他却要花很久的时间才能走到学校,长期这样坚持下来两肋都是酸痛的,由于两只手要拄着拐杖,在雨天的时候,雨伞也不能拿,滑倒摔伤的事情也时常发生。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选择在家休养,不间断地每天都去学校,认真听老师讲课,不落下每一门课程。有时候不明白老师说的内容,他又拿起一年级的课本从最基础的知识开始从头学习。学校放学后,到家的时间一般是五点半左右,他吃完晚饭后马上就开始学习,一直学习到晚上11点左右才会睡觉,早上六点就起床,比别人早早地去学校,朗读前一天晚上在家里所学的内容。

得益于这个阶段的努力,不断地刻苦学习,他的学习成绩也迅速地提高了,从一年级的第90名(总共100名),到五年级的时候已经取得全年级第1名的好成绩了,并受到了老师的表扬,那个时候他真正地感觉到学习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啊。

后来从家乡的初中毕业后,高中顺利地进入了贵州省重点学校读书。因为无法走读,只能住在学校的宿舍。每次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都会先把一只拐杖放下来,右手拄着拐杖去打饭,腾出左手来托起托盘,非常的不方便。离开了父母的身边,什么事都要自己去做,突然觉得很困惑和无助,但是他在学习上却没有丝毫懈怠过,一直都很用功。

当时国内的高考竞争非常激烈,有残疾的学生没有入学资格的情况也是有的。他一直担心自己能不能考上好的大学。晚上10点晚自习结束后,他会独自一个人去体育馆玩铁棍运动。既然不能一边走一边投球,他决定用适合他自己的方式去进行锻炼,当然这样做的还有一个目的是为了缓解学习压力。

2006年,他考上了位于湖北武汉的名校华中科技大学,在那里,他遇到了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

图为孙小军博士本科期间在华科大校门处照片

在大学读的专业是材料与工程,这个专业是高中老师推荐的,平时学的是用金属模具制作机械零件。但说实话,那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将来想要做什么。

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在学校里听了一场俞敏洪的讲座,讲座主题是“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这场讲座让他醍醐灌顶,备受鼓舞。

俞敏洪也是农村出身,经历了波折后考入了北京大学,因为去美国留学的申请没有通过,所以不得不开始在国内教授英语。后来他创办了国内最大的教育机构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当时俞敏洪在国内也是非常有名的励志名人。目前他的公司也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已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他突然觉得,俞敏洪的心路历程跟自己是何其地相似啊,自己从农村出来,来到了大城市武汉。国外究竟是什么样的呢?经常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有美国的报道,美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他很想去一探究竟,抱着这个想法,他萌发了出国留学的念头。

但是当时他家里不是很宽裕,大学的学费基本就靠奖学金。要想拿到出国留学的机会,就必须要在大学里取得好成绩。当时在国内,大部分的学生一进入大学后,就开始放松了,经常是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加入社团活动,学业上大家不是很重视。但是他依然像高中时一样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

专访三
留学日本,抱着制作假肢的梦想,索尼离职后进入东京大学读博士

本专访系列的第三部分,追溯了孙小军先生从日本留学到现在为止所走过的路,从留学到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日本东北大学进行了一年的交流学习,从国内的大学毕业后,他想去美国的大学进修。之所以交换留学选择了日本东北大学,是因为当时他所学的材料与工程专业在日本东北大学拥有世界上最尖端的技术。而且,也可能因为是中国作家鲁迅也曾在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学习过,有点莫名的熟悉感吧。

从9月底开始在那上学,10月底的时候迎来了万圣节,孙小军和其他同学一起被邀请去了老师的家中,他穿的是很普通的衣服,其他同学都穿得很花哨。也是孙小军人生中经历的第一场有奇装异服的聚会。

那一年转瞬即逝,孙小军愉快地度过了,就像梦一样,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小学的时候因为右腿被截肢,一直被学习的压力压得透不过气来,在那里他从学习的压力中得到了释放,说实话,因为战争,孙小军对日本有不好的印象,但身边的人却对他很好,让他对日本不好的印象得到了改观。

为此他想着能不能继续在日本生活。2010年,从中国的大学毕业后,孙小军进入了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学习,他获得了奖学金,学习燃料电池,他想为全球能源行业做出贡献,因为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重要课题。

当得知,在日本购买假肢有公费补贴的时候,孙小军15年以来,第一次使用了为他量身定做的假肢。

与拐杖不同的是,他可以用双腿行走,行走起来比拄着拐杖轻松多了。他很感激日本有这样的福利政策。

图为孙小军第一次穿上假肢

2012年从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毕业后,孙小军进入了索尼公司工作。虽然很想从事燃料电池的工作,但却没能进入他想去的公司。而是接受了他老师推荐的索尼公司的工作,被分配到了一个做Audio音响产品的部门,负责产品的设计开发。 

在索尼公司从事音响方面的工作是从零开始学起的。采购,组装零件,听声音,做改进。这是他第一次做产品的经历。以前在研究燃料电池的时候,他做的大多是数值计算等理论研究,所以觉得这份工作很新鲜,也很有趣。

但是,感到非常不方便的是,每天都要往返于东京市区内的两个办公室,单程出行就需要花30分钟左右的时间,而且换乘电车的时候楼梯很多,用假肢走起路来感觉非常有疼痛感。作为一个工程师,孙小军想制作出使用起来比较方便的假肢,就像他想制作音箱一样,这不正是工程师应该做的吗?为此,他向索尼公司提出了能否拓展假肢这个新的业务方向。但因为他对假肢没有什么专业知识和经验,也不是索尼公司的业务发展方向,所以当时的申请没有被批准。

在索尼待了不到三年时间,孙小军还是决定辞去了索尼工程师的工作,重新进入东京大学的研究生院,这一次他进入的是在全球都非常有名的JSK机器人实验室。他感兴趣的不是机器人本身,他的目的是通过研究机器人技术,然后将其应用于假肢制作中。

因为东京大学研究生院里有一个毕业前的海外实习项目,孙小军同时申请了德国的假肢制造和美国的研究实验室,但是随后就明白了,即使在这里实习完后还想做开发假肢的工作的话,也不一定能被录取。所以他决心自己创业,自己开发制作智能假肢。

专访四
电动假肢拥有美好未来 => 让每个人都能自由移动和行走

本系列作为专访的最后一部分,将会说到孙小军先生创业成立公司的初衷和历程,以及公司今后的愿景等。

在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开发动力式智能假肢技术的时候,他就寻找到了一条创业之路。

不仅仅是要学习技术,同时也要学习商业知识,于是他就报了一个创业者培训班。 在那里他了解到,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每年都会举办SXSW创业活动,参加的对象都是初创公司和新兴企业。Twitter、Airbnb等公司纷纷从这里脱颖而出,如果在这里能把假肢的项目出展的话,就能为一直停滞不前的假肢开发注入活力。后来,他在东京大学举办的Todai To Texas (TTT)活动中获奖,并获得了2017年SXSW展会的参展权。在展会现场,孙小军遇到了很多尖锐的问题如”产品什么时候可以商业化”、”要花多少钱 “等,但他坚信:他一直为之注入心血的假肢事业是没有错的,以及为此付出的努力是不会白费的。

功夫不负苦心人,没有想到的是,他获得了一个叫SXSW Interactive Innovation Awar,这个奖是给初创的新兴企业的,当时做的主题演讲是“希望改善所有人的移动行走”。特别是在获奖后他的演讲,台下所有人都为他起立鼓掌。

孙小军在SXSW展会上演讲

2018年博士课程修完毕业后,孙小军创立了BionicM公司。后来获得了来自风险投资公司Edge Capital的投资,该公司是一家支持东京大学和其他大学的投资公司。从挑战参展SXSW的时候开始,资金的问题就一直存在,感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即使有再好的设计,没有资金注入的话,什么都没得谈。其实比拉投资还难的是募集人才。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将会什么都做不了,但能有我这样的即战能力,有跟我一样志向的,薪资也可以忽略不计的人并不多。然而,现在我们BionicM公司已经招募到了10多名这样的优秀人才。孙小军如是说。

孙小军和团队的部分成员合影

现在BionicM公司已经完成了70%左右的开发,剩下的30%的开发有点辛苦。人的腿脚会产生巨大的力量,要用相同形状和重量的动力式智能假肢来代替它们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没有这些限制,那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另一个大家关心的是价格问题,需要尽可能地降低假肢的价格,让更多的人都能够使用上。所以,BionicM的一部分零件是从中国的厂商处购买的,未来,包括组装,孙小军计划都将它们放在中国,从而降低生产制造成本。

在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上,他想把假肢的成品展示给全世界的人。从小他就喜欢上了奥运会,并记住了那些在决赛中获得金牌的选手的名字。他们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为了这十分之一秒的记录,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某种情形下,这部分对他来说很有同感。

孙小军说:我并没有感觉自己很聪明,如果不是我9岁时被截肢,我根本不会去用心读书,也不会来日本深造,更不会做着动力式智能假肢的创业事业,也许现在还在中国的某个地方做着别的事情。而我现在,就想做着这样一件事情:让世界上的所有人包括每一位残疾人、老年人、运动不便利的人员,都能自由地移动行走,无所顾忌的参加社会活动,勇敢的追求梦想。

报纸刊登
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