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生活中,我们对假肢的印象是什么?

2022-07-09 17:14:20

据中国2006年的数据统计显示,中国肢体残疾人数2400多万左右,但生活中,却很少见到他们的踪影。他们或出于出行困难,或恐惧别人对自己的偏见而隐藏起来,也或是身体的原因致使社会活动范围的变小等等。而在邻国日本却有这么一个穿戴假肢的团体,用他们对生活的热情通过运动、时装秀、写真集的方式等向世人展现着假肢的魅力,也向境遇相似的人们诉说着人生还是一样的精彩。

这个团体名叫《Start Line Tokyo》,旧名为《Health Angel》,1991年创立于东京,由假肢技师臼井二美男作为代表者专为穿戴着假肢的截肢者提供运动指导。臼井先生介绍俱乐部创立的初衷说:“因为失去腿后,很多人也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当中也有很多人说过想去死,而怎样才能让这样的患者重新振作起来呢?作为一名假肢技师,我想为她们去做这样的契机,最好的方式是能表现他们自己的场所,可能是运动、艺术或是时尚”。

俱乐部的成员有70多名,来自日本各地,有从几岁到70几岁的,每月会举办一次跑步练习会,而这样的活动持续了7年之久,其中甚至有人因此而成为残奥会的选手。从截肢失去生存希望的人如何通过运动走向残奥之巅呢?从截肢后生活一片灰暗的人生又是如何重燃激情、绚烂多彩的呢?让我们一起看看截肢后的他们的日常生活。

01 大西瞳

大西瞳,43岁,出生在东京,2000年因病右腿大腿部截肢。从事公务员的工作。所属《Start Line Tokyo》的假肢模特儿。

大西说:“虽然现在看假肢没有了抵触感,但是当时假肢的外观并不好看,我觉得我的人生完了也绝望了,后来与田径运动相遇成为我最大的转折点。刚开始使用假肢时,我不想被人看到,直到开始田径运动后,才觉得假肢也挺酷的!我当时走的并不好,直到参加竞赛后,通过训练,自己的精神方面和平衡度都得到很大的改善,还能做些很快的动作,所以运动是塑造一个更好的身体来让假肢更好的行走,然后生活中我开始露出假肢行走了。”

“当我露出假肢去上班时,同事都说好吸引眼球啊!还来摸摸腿,然后我大声的喊,性骚扰啊!大家大笑”“工作中常常有来回走动,但是同事们并不是很在意你的腿,要是以前的我的话应该会被分配到事务性的工作吧!”“当模特儿也是有原因的,自从我使用假肢以来获得了很多人的帮助,也从运动俱乐部《Start Line Tokyo》得到很多人的教诲,所以这次我面向医院,想做一些有关假肢传达的活动,是好意的多管闲事!笑”

02 须川真纪子

须川 真纪子,出生于日本和歌山県,毕业于京都造行艺术短期大学,2012年在罗马和东京举办了个人展,她的作品有:画集《Melting》,《Lace Queen》等等,2005年因身患恶性肿瘤,左腿高位截肢。现在是一位艺术家、插画家和模特儿。

截肢手术完后后,真纪子看到床上的自己没有腿了,她不知道该怎样来接受残缺的自己。于是她就用自己擅长的绘画方式来向人们揭露她的内心世界,这也是她成为艺术家的原因。真纪子说:“针对穿戴假肢或没腿的女孩儿,绘制她们美丽时尚的插图,通过用眼睛看到的东西来说服自己。这样的话,应该慢慢的会接受自己的身体吧”。真纪子还说,截肢之后比较遗憾的是不能穿高跟鞋了,除此之外,反而比健全的时候更加有意识的去想自己能做什么,想干什么的问题了。只要有机会她就经常外出或去海外旅行。

真纪子说:“在NHK节目策划中,我参加了一个边展示假肢边在原宿街头行走的活动,这是我第一次向人们展示假肢的体验,当时我很担心大家会怎样看我,不过要挑战新的价值观总是需要踏出第一步的”。从那之后,真纪子活动范围变广,经常参加跑步训练和自己作为模特儿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时装走秀。在团队中,认识了很多境遇相似的朋友,大家相互的鼓励让真纪子变得更加开朗了。

真纪子说:“日本或是其他国家因为残疾而不能外出的人应该还很多,而让这些人能外出所需的基础设施、系统或是健全人们的理解,这些都需要做出更多的改变,首先我想用露出假肢的方式来生活,让更多的人习惯假肢的存在,慢慢的,人们应该也能接受和理解吧”

03 安部未佳

安部未佳:“能成为模特儿的机会不是常事,这通常不是简单就能体验到的”,于是她马上决定参加,“当我告诉朋友时,朋友都说很棒”,未佳说。

但是,4年前,当未佳开始使用假肢时,她很苦恼她不知道该怎样和朋友们相处,截肢的事也只对几个朋友说,也从护士学校退学了,本来想成为护士的她却被护士照顾着,这让她难以接受。

直到有一天她被邀请参加田径赛,就这样她慢慢的开始寻找自己的生活方式,未佳说:“如果没有参加这个运动的话,我不可能会变得积极。” 未佳之前有被一个男孩邀请过一起去单板滑雪,因为她之前一直都隐藏着假肢,就问了这男孩:“你知道我脚的事情吗?”于是这男孩并不是很在意的说了一句“我知道,如果出什么事的话我们尽量想办法”,这让未佳非常开心又非常感动。

就这样,未佳开始觉得自己可以不用隐藏假肢了,而通过模特儿的活动,更加让自己变得积极向上了。未佳接下来的目标是出场残奥会的单板滑雪和继续学习护士考上国家资格证。

技师 臼井先生说

假肢技师臼井先生说:“大家通过运动、艺术、时装秀等这些活动,很多人性格变了,变得更加坚强,更有毅力,很多人就这样人生轨迹改变了”。截肢的人中,有人说自己的人生就像前世今生一样,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心存希望,从绝望中寻找出路,也正因为截肢这个转折让自己重新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能做什么?也会加倍珍惜自己能做的事。

相信现在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或是健全人,也或是假肢用户,可能或多或少从她们的故事中有一些自己的感悟,希望这份感悟能成为你们前进的动力和勇气。也希望更多的假肢用户能够意识到:即使穿戴假肢,只要心存希望,人生照样可以丰富多彩,甚至别有一番风味。

这时候的你,对假肢是什么印象呢?欢迎留言分享你的故事。